繼14.16億元定增擴産方案獲批後,日前,南都電源宣佈將一筆總金額為2.28億元的拆遷補償金用於繼續投資鋰電擴産項目。加上此筆拆遷款,南都電源近期擬總投資22.3億元用於擴産和補充流動資金等。

  近年來,儲能被視為發展前景廣闊的萬億級新興産業,而鋰電池儲能被認為是最具發展潛力的技術方向。作為較早進入儲能領域的企業,南都電源亦加緊在此領域的佈局。

  在大手筆擴産背後,《中國經營報》記者留意到,近10年來,南都電源頻繁融資進行鉅額擴張,個中項目動輒十幾億元,先後涉足電動自行車、新能源電池、資源回收等領域。不過,從項目實施情況來看,多個項目進展緩慢或未能如期推進。

  此外,頻繁擴張擴産也同時推高了南都電源的債務風險。截至2020年9月底,南都電源短期借款餘額是賬面貨幣資金的5倍有餘,資金壓力凸顯。

  對此,南都電源方面近日向記者表示,目前在通過定增等方式募集資金,緩解公司資金壓力,降低財務杠桿,提高償債能力和抗風險能力。同時,公司還將通過産品與市場結構調整,改善現金流,減少資金佔用,降低債務風險。

  今年是南都電源總經理朱保義提出“二次創業”的第二年,關於未來規劃,朱保義在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曾表示,南都電源要在通信和數據中心、智慧儲能、民用動力、再生資源四大細分領域做頭部企業。而鋰電被認為是南都電源的增量市場。從近日披露的定增募集説明書註冊稿也可以看出,發力鋰電是南都電源的重中之重。

  前述註冊稿顯示,南都電源此次擬募集14.16億元用於年産2000MWh 5G通信及儲能鋰電池建設項目、年産2000MWh高能量密度動力鋰電池建設項目、新能源電池研發中心項目等,其中4億元將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2020年4月,南都電源提出10.16億元的可轉債融資方案,並於6月底公佈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預案等一系列文件,但僅在15天之後,南都電源突然宣佈終止這一方案,並同時公佈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計劃,且將融資金額提高了4億元。

  關於突然終止融資計劃的原因,南都電源在公告中表示:“鋻於目前國家政策及資本市場環境變化,並綜合考慮公司發展規劃、資本運作計劃等諸多因素,經公司與仲介機構審慎分析、研究與溝通,決定終止公開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事項。”

  蹊蹺的是,15天后,南都電源的投資項目中新增年産2000MWh高能量密度動力鋰電池建設項目的總投資額為8.16億元,擬使用募集資金額為3億元。

  據披露,前述新增項目主要瞄向小微型、非頭部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産企業,已與日照鴻日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等10家客戶簽署合作開發、樣件採購等協議。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補貼政策和“新能源汽車下鄉”政策的雙重影響下,小型、經濟型、中低速續航里程電動車也逐漸成為新能源車企競逐的新市場,如上汽通用五菱等企業已推出小型純電動車市場。隨著頭部新能源電池企業重要客戶的入場,南都電源在客戶開拓方面具備怎樣的優勢?

  對此,南都電源方面表示,目前公司已經積累了部分國內外新能源動力電池客戶,如保定長安客車製造有限公司、廣西申龍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等,目前公司已向這些客戶正式供貨。並且擬與四川野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等12家潛在客戶簽署合作協議。

  Wind數據顯示,這是南都電源第七次直接融資,自2010年上市以來,南都電源累計募資124.78億元。

  近年來,在頻繁融資背後,南都電源一方面不斷通過收購的方式進軍新領域,另一方面不斷加大相關項目投入,但從部分重點項目的投資進展情況看,未能達到此前預期。

  2015年,南都電源切入資源回收領域,以3.16億元收購安徽華鉑再生資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鉑科技”)51%的股權,2017年3月,南都電源又以非公開發行股份方式和現金方式共支付19.6億元購買華鉑科技剩餘49%的股權。

  不過,2017~2019年,華鉑科技累計實現承諾業績金額的75.34%,未達到業績承諾凈利潤數16.5億元。

  此外,在重點項目進展方面,南都電源2016年啟動的募投項目“年産1000萬kVAh新能源電池項目”,據2020年半年報披露,進度為60%。

  對於該項目的延期,南都電源方面回復記者稱,該項目一期已經完工驗收並投入使用,二期項目部分土地由於徵地拆遷等原因導致招拍挂程式延遲,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亦對項目建設工作産生一定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南都電源還宣佈擬自籌17.8億元投資年産2300MWh動力鋰電技術改造項目。但在4年後,南都電源宣佈終止該投資項目。

  據披露,截至2020年4月,該項目已投入2.23億元,主要完成廠房的建設,進度僅為20%。記者翻閱此前資料發現,該項目原計劃于2017年底完成。

  關於終止原因,南都電源方面表示,該項目産品主要應用於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領域,近年來動力電池領域生産技術、設備工藝、裝備水準等不斷更新換代,單位投入産出比不斷提升。並表示,結合公司中短期業務規劃及産能佈局安排,綜合考慮公司資金使用效率作出該決定。

  在汽車分析師張翔看來,前述項目頻繁發生變化的背景是,南都電源所處行業的技術變化較快,且由於電池産品涉及環境污染問題,而國內對於電池産品的管理政策變化較大,所以電池行業風險很高,未來發展面臨的不確定因素較多。

  張翔還認為,電池産品不僅依賴政策扶持,而且其技術路線較多,需要企業在投資時找準技術路線。南都電源的部分産品線沒有與政策和行業發展節奏保持一致,可能是導致目前局面的原因之一。

  相關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2018年底、2019年底,南都電源短期借款餘額分別為14.18億元、22.57億元、30.63億元,呈現逐年上升趨勢;同時,流動比率分別為1.93、1.31、1.22,面臨一定的短期債務集中償付的風險。

  截至2020年9月底,南都電源短期借款餘額38.38億元,是賬面貨幣資金的5倍有餘。“近期,公司的短期債務都是循序交替地到期,並與金融機構保持了良好的溝通和協調,加之公司經營業績不斷提升,公司具備持續融資及到期貸款償付能力。”南都電源方面向記者表示。

  從業績層面來看,Wind數據顯示,南都電源營收規模增長為上市前的10倍左右,近3年扣非後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2.67億元、1.22億元、9857.8萬元,而上市前一年的扣非歸母凈利潤為1.5億元。

  對此,南都電源方面向記者表示,公司的發展不能單單用扣非凈利潤這一財務指標來衡量。

  “公司的非經常性損益主要來自於稅收方面的地方扶持資金,主要為子公司華鉑科技收到的補助,自2015年7月1日起,華鉑科技以廢舊電池及其拆解物為原料生産的鉛及合金鉛享受增值稅即徵即退30%的政策。該部分補貼與公司日常經營活動密切相關,具有可持續性,計入經常性損益科目。”南都電源方面向記者表示。

  南都電源方面進一步向記者解釋稱,當地政府也大力支援資源回收行業及華鉑科技的發展,近幾年來,地方政府按50%比例將華鉑科技繳納增值稅留存地方政府部分以政府補助形式返還企業,支援企業做強做大,政策上也具有較強延續性。基於謹慎性原則,公司將地方政府補助按實際收到金額計入非經常性損益。

  張翔表示,隨著新能源市場紅利漸漸退去,南都電源的相關電池産品仍處於起步階段,這在一定程度上説明南都電源錯過了發展機遇。而隨著南都電源拳頭産品鉛酸蓄電池逐漸失去優勢,他認為,此時的南都電源應該收縮業務線,重點培養一些近期能夠産生效益的産品,對於遠期或虧損的産品線要及時調整。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